飛び回る凧

他喜欢风筝。

当然,与其说是喜欢风筝这一具体的物象,不如说是喜欢那种牵着线逆风奔跑的快感。

强劲的风鼓起那娇美的羽翼,亦步亦趋。

仅凭那肉眼难以捕捉的细线,那样庞大美丽的事物就再无法逃向远方。


天蓝如洗。早春的风在压强变动下鼓噪着,混着初融的寒气。


山田在树下抱腿坐着,小小的白色身影缩成一团,黑发素直的垂下来。

中岛拉着风筝迎着风狂奔,精心挑选的绿色蜻蜓哆嗦着发出裂帛般的声响,像只张牙舞爪的蜈蚣。他眯眼,露牙,笑着把风全吸进胸腔。

偌大的草坪上只有两个身影,无垠的天空中青色的蜻蜓扭曲的舞动,时间像古旧的法国文艺片...

Mädchen

凉子注意。


性转雷。


“山田凉子”

刚刚从英国转学回日,仗着留学背景还没有享受完校内女生夹杂着Kya——的指指点点就被中岛拉做了苦力,圭人趴在桌上感叹损友不可交,这个名字突然跳入了他的脑海。

唔……还真是足够普通的名字。

足以用来作教科书标准指代,大概全日本随随便便可以拉出几千名那样的普通。

“…你去见她了?”同排的女生隔着过道看过来,眉毛挑进刘海里。

说出声来了吗…

“裕翔拉我进学校乐社,听说她是主唱。”圭人索性也侧过身子,“难道是新人必须报备的超级大姐大?”

“嘛……”女生没有否认。“就是这种性质。”

“啊!说到山田,据说她又换了新男友啊。”前排的女...

咖啡店

やまゆと「喫茶店」


没有工作的日子,山田凉介总是会选择去开拓城市中风格各异的咖啡店,这种举动对他来说无异于一次悠闲的旅行,进度自由自身调控,无拘无束地走走停停,看到喜爱的风景就停下来小坐,景色看腻了,便站起来继续上路。随性又自我。


高速发展的城市如同不知餍足的元兴寺,无时不吞噬着略显过时的店坊,在时间的揉捏下面目全非。每次他得空出行,总会看到一些更加光鲜的新店铺取代旧时的老店,门前精美的装饰在日影里反射出灼人的光。


就像是旧时代必将被新生者取代,无可奈何又理所...

相伴

YYF半夜睡不着发疯…


看到一句话:


“两情相悦该是件轻松的事,简单直接的交流,水到渠成的默契;喜欢你就说喜欢你,想你就说想你。猜心最无趣!爱你的人不会叫你患得患失,既然谁都看不透,那就谁都不必再看,因为,但凡辛苦,即是强求 。”


想来岛凉的相处模式,亲近时是一等一的闪光弹,般配到炫目,然而若即若离起来,又是完全不同的两人,你不靠近我,我不靠近你,好胜心破强的两人便玩起谁先靠近谁就输的幼稚园小朋友游戏。


每每此时总有种心好累要脱饭的疲倦,然而终于还是站定了cp

大概是因为我相信真正的放弃是无声无...

分道扬镳

*人设参照脑洞NO.2

*本意是想写肉…结果掰着掰着肉就消失了


月色如雪。

林中静谧,冷冷的月光把一切分割成明晰的光影对立。无光之处如暗海泛夜,迎风之境又如纯银铸就。

一切声响都被月夜冻结,凝成树梢悠悠的清光。

铁锈般的血腥气卷入他的鼻腔,握着勇者之剑的手臂酸胀无力,剑柄上一向暗淡的蓝宝石竟在此时散出夺人心魄的光彩,随着他劈砍的动作化作暗夜里一旋美丽而危险的蓝光。

中岛只觉得剑柄愈发腻滑,手愈无法操纵其动作。全身的骨架仿佛在咯吱作响,汗与血混在一起留下他的面颊,却无法暖热他如铁般坚硬冰冷的脸庞。

从他拥有记忆的那天起,父亲就一再告诉他魔王与勇者势不...

脑洞NO.4

*大学生设定。山ちゃん文科生,yuto理科生

*有可能的话会持续写下去

*改了好几次才草草成型,还有好几个梗没有用上。不甘心.jpg

 

 

 

透明的风夹杂着早春的薄凉纤维,阳光则像是轻轻含着一枚终将在温暖里消融的薄荷糖块般,带着暖意柔柔的包含着沐受其荣的万物。远远望去,连成一片的樱树分明的花影便在光影里渐融凝成淡粉的晶体,初次迎接世界的花瓣娇柔的粉色融在光里璀璨,如同不谙世事而毫不畏惧的新生儿般抬起脸来直面阳光。

天是冬日里少见的高远,平淡透澈,仿佛一汪倒挂的镜湖,云脚便是被风搅出的波纹处荡起的涟漪。定居的候鸟在天边盘旋,迎着风向忽起忽落,仿佛流...

脑洞NO.3

*只开脑洞,不填坑星人

*律师中岛君与编辑山田的别扭故事,然而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

*六一儿童节快乐!我太喜欢写这两个人打情骂俏了。

 

 

阳光是从不吝啬的。天空蔚蓝如洗,大方的平铺在上空像是精心打磨的蓝宝石,天边的几抹被阳光勾勒出重叠层次的流云便是落款,最终使人的目光汇集其上。似乎是夏日里颇为常见的天色。

然而街边被秋风熬红的一树枫叶在晨光里徘徊,无言衬出秋的寒意。

未被太阳暖热的大地依然带着冷意,路上行人很少,街边的店铺懒懒的挂着“营业中”的名牌,然而行人匆匆终是无人问津。平添一份萧索。

没有被闹钟吵醒的天色还带些久梦的朦胧,中岛却已早早梳洗完毕。...

「岛凉」相遇

*具体人设参见「脑洞No.2。」

*关于宿醉~

夏季的日光是太阳耗不尽的热忱。
中岛斜靠着卧房门侧的墙壁,长腿随意的交叉。有精灵血统的英俊脸庞在暧昧的光影中半明半灭。因便宜的租价而脏乱甚至称得上简陋的房舍里萦满窗外毫无生气的蝉鸣。
他有意识的向后移了移,把暴露在阳光里的小腿收回光线的死角,百无聊赖地擦拭着怀里据说传承百世仍如新生的勇者之剑,剑身便随着他的指尖滑动而闪亮起幽光。时光在窗外下垂的树叶上浅浅的弯曲处栖息,却又盛不住似的溢出来些,时间便散在风的纤维中飞速流溢。

尽管他已成人,并从父亲手中接过了勇者之剑的所有权,他还总是会为这柄剑的精巧构造而惊叹。剑身由精钢和秘银铸成,两侧毫无美感...

脑洞No.2

西幻Paro | 岛凉

 

仅设定

山田凉介 (传说中的)魔王,敏感毒舌,意外地藏着一颗少女心。老妈子性格,擅长料理以及一切洋溢着粉红气息的旁门左道。但也有只针对圭人的S一面。除了脸以外完全是放进人(?)群就找不出来的普通型(…)。歌声很好听。

中岛裕翔  勇者,人类和精灵的混血,(拥有长普通人类几倍的寿命,但终究会迎来死亡。)现时21岁,肩宽腿长,人称少女杀手。心怀无限梦想,战胜恶龙,打败魔头,迎娶公主,走向人生巅峰。画的一手好画,却从不画人。

有冈大贵  精灵,山田的大亲友,个性随和却很有主见。在事情陷入僵局时...

脑洞No.1

两人同为T市地下乐队「Hey!Say!Jump」的成员, 山さゃん 是主唱/作词担当,裕翔则是架子鼓担当。

岛凉曾是初中的同班同学,但据裕翔所言,两人同窗三年只有过一次对话。

山田不知道的是,裕翔是在校庆上看到他的表演后才决定去练习架子鼓的。

某次来弥拉着弟控裕翔去看Jump的Live,裕翔看到台上拿着话筒闪闪发光的山さゃん后,内心小鹿乱撞(…)正值前成员龙太郎去美国留学缺一个鼓手(裕翔看的Live是大仓前辈暂时帮挟的),(意外地和龟梨前辈关系很好)裕翔半走后门的进了团。

裕翔有意识的接近山田,但他以为他只是喜欢山さゃん的歌声罢了。尽管表面上是裕翔的一头热,但在(看了好多少女漫画的)山...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