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ür eine Nacht

※KUSO向

※官方小说害人匪浅。

※短诗是拜伦+艾略特


Roy Mustang,现年三十,时任“X司风流王子排行榜”首席(自封的),正施施然迈开长腿跨过便利店的玻璃大门,神态自若,气质从容,仿佛手腕悠悠晃晃挂着的不是塑料包装猪肉三明治,而是coach复古手包。


他以绝美之姿走来, 犹如夜晚, 

眼底交织最精妙的光明与黑暗。

恰如那残忍的四月,

荒地,微雨,丁香。

啊,

月亮,他为什么是月亮,

在我的心上凄迷的闪亮。

 

——————BY柜台脸红心跳的服务生

 

 

Roy老神在在的侧过头,隔着落地窗正对上小姑娘直冒桃心的目光。本就狭长的双眸笑意更浓,轻眨的动作像是挑逗。

女孩的脸越憋越红,隐隐有变成人体燃烧弹的趋势。他好整以暇的慢悠悠走开几步,眼角看到那姑娘捏了捏早已皱巴巴的工作服正决心跑出店外,心下暗叹一句,又像花枝招展的公孔雀般转过身去,嘴角勾起最完美的弧度。

嘛,拒绝女孩子的请求,与十诫公告是相悖的吧。

“后藤くん,请……”

因某神秘事件,正化装为某公司勤勤恳恳老好人的Roy后藤さん,正站在三步开外温柔的看着她,身体笔直如青竹。

“有什么事吗?爱ちゃん?”

女孩眨巴了下眼睛,运载过量的脑系统短路了片刻……

“我……”

真的是天真的长在温室里的孩子呀。Roy笑着想。试图走近一点好让这绅士形象更加贴切。

他迈开腿……

 

“啊!ごとうさん!”

 

少年雀跃的声音于空气中惊起一池微澜,尚未反应过来的身体僵直着被抱了满怀。

他迟缓的低下头,属于小小少年的柔软发丝正蹭着他颈侧,脸庞全埋在他胸膛前,只有熔金般的长发间露出通红的耳廓。

金,金发…向来外表优柔内心狂野天不怕地不怕疯起来连上司都敢提枪干的Roy破天荒的咽了下口水。

腰腹部报复式被紧箍的力道让他咬了咬牙,太阳穴隐隐作痛。

灾星来了。

 

“喂,别看了,那人好像是他老爸。”

“啊?发色都不一样吧。”

“没听那小子那么嘴硬都叫出来おとうさん了,肯定是亲的。”

“走吧走吧。别撞上条子。”

“嘁——”

Roy狐狸似的脑子在大体梳通状况后飞快的转了几个圈,瞬间了然。恶作剧般的锢住少年作势离开的肩膀把他扣回怀里,那股暖暖的金木犀香直往他鼻子里钻。

唉,这孩子的不良体质真是从未变过。

哪怕进军部也没磨掉的臭脾气,活脱脱一个行走炸药包。

他盯着少年头顶翘起的那撮呆毛,眼底笑意更浓。伸出手安抚性地拍拍那金发,故意压低了声音。

“这么大了还离不开父亲的帮助可不行哦。我的孩子。”

唇角高高扬起的模样。

 

“きさま!!!!”

 

Roy几乎是大仇得报心态的无声大笑,在少年凭蛮力挣脱开他的禁锢的同时闪进人海,黑色与金色交替着在人群间穿梭着隐去。

 


夜色凄迷。

Roy躲开某金发变态的追踪能力和垃圾话攻击终于躲进自家公寓(翻窗进的,嗯)。他靠在门板上,长吁一口气。

这小鬼可真难缠…

总觉得哪里忘了一件事被他一搅和想不起来了。唔,不过既然没有深刻的印象,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某街角便利店前。

 

孩子……………………


穿工作服的姑娘双目无神,身体僵硬,于风中华丽丽的石化ing






 
评论
热度(14)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