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び回る凧


他喜欢风筝。

当然,与其说是喜欢风筝这一具体的物象,不如说是喜欢那种牵着线逆风奔跑的快感。

强劲的风鼓起那娇美的羽翼,亦步亦趋。

仅凭那肉眼难以捕捉的细线,那样庞大美丽的事物就再无法逃向远方。

 

 

 

天蓝如洗。早春的风在压强变动下鼓噪着,混着初融的寒气。

 

山田在树下抱腿坐着,小小的白色身影缩成一团,黑发素直的垂下来。

中岛拉着风筝迎着风狂奔,精心挑选的绿色蜻蜓哆嗦着发出裂帛般的声响,像只张牙舞爪的蜈蚣。他眯眼,露牙,笑着把风全吸进胸腔。

偌大的草坪上只有两个身影,无垠的天空中青色的蜻蜓扭曲的舞动,时间像古旧的法国文艺片碾过横轴。

 

Flying kite

 

那么,Kitty也是会飞翔的吗。小步跑到那人身边,脸上的笑意仍未散去。

山田软软的瞪他一眼,以示对新称呼的小小不满。


风筝也是会有高所恐怖症的啊。

 

ぷっ……ごめん、ごめん

 

噗的笑出声来,即使风筝失了力坠入凡尘也不在意,中岛在他身边坐下,闻到淡淡金木樨香。

 

风筝,没关系吗。山田侧过头。

 

做出不在意的表情,中岛转动线轴,一点点把风筝收到身边,用动作回应他。

 

绿色的蜻蜓狼狈的在草地上拖行,尼龙制的长尾在泥土中逶迤。


看吧,即使被这样对待,也绝不会逃跑。


恶意的想法像岩浆般灼热。

 


偏过头去摆出无辜的表情,长腿有意的凹出最纤长的姿态。

山ちゃん最喜欢我了,对吧。

 

一个陈述句。

 

攥着萌萌袖的小朋友轻轻点头,沉默的眼睛像在渴求回应,口袋里蓝色的海豚挂饰掉出来。他只是笑,轻轻捡起那小巧的蓝色,重新绑在山田手机上,郑重的交给他,却又在对方双手接过时率先笑出来。

 

山田继续别别扭扭的回瞪,不自觉露出的甜腻表情像只恋主的喵咪——纤细的脖颈上きちんと系着风筝线挂着的铃铛。

 

中岛不容分说的拍了拍自己身侧的草地,就像是仕事时,用谁也无法超越的气势,第一个冲上保姆车占好两个座位对他喊坐这里坐这里那样。

 

山田埋下头,脸隐在黑发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身体却一点一点挪过去,带着草莓味的气息。

 

中岛学着小小时候看到的木拓君的霸道总裁样抱住他,闭上眼去寻他的唇。

 

暖暖的鼻息交融在一起,山田动作微小的回抱。

 

唇角尝到草莓果冻般的味道,松开一只手摸索到风筝脆弱的尺骨,发力攥紧了它。

 

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摆出情动的模样,做出倾倒的姿态,将这一吻无限加深。

 


 

风筝虽然恐高,但若抱以爱意,多么冷的远方也可以到达吧。

 

俯拍着山田靠着他微微轻喘的背部,中岛讽刺的笑。

 

那么,山ちゃん,为了我。


 
评论
热度(20)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