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erwiderte liebe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each other

 

 

 

 

他做过一个梦

 

 

 

 

夜色如水。

刻意没有拉上常用的遮光布,入夜东京的点点霓虹繁华落入窗中。用并不宽阔的几案模拟简洁的吧台,烛光熠熠,细小的火焰跃动,勾勒出高脚杯流线的光泽,赤霞珠猩红的精酿在波影间流光荡漾。

虽早已正式跨过饮酒的年龄限制,两人触碰酒精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工作的压力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消磨他的锐气,然而年轻人是不需要酒精去麻醉身体和心灵的。他们自有一腔热血去捂热自己的肉体和灵魂。

不言不语的举杯对酌,高层长夜寂寂的特质融入烛光不可触及的黑暗,织起细密的网。

酒过三巡。

圭人已有些神志迷离,酒精滑过咽喉留下灼伤般的痛感,微眯着眼抬起头,捕捉到眼前人投向窗外灯红酒绿的视线,在那黑色的眸中不期然地找到万家灯火。与平日里两人聚在一起各看各的手机的沉默不同,在夜的呼吸中,他品到寂寞的滋味。

“山ちゃん,不开心吗?”

山田偏了偏头瞥他一眼,没有答话。

“遇到不顺心的事了吗?”

“和你没关系吧。”不耐烦的腔调。

或许是酒壮人胆,他扬了扬眉,类似愤怒的感情不明不白的窜起火来,在他胸口煎熬。

醉眼朦胧间,山田的侧颜同父母离异时母亲不耐的容颜悄然重合。

他看到那个只会哭鼻子的14岁的自己。

为什么不愿向他坦诚呢?他早已不是那个被打上懦弱标签的小鬼了。

“や…”

“ね、圭人。你喜欢我吗?”

 

 

 

 

 

 

被暗恋的人问到喜欢,该怎么回答?

 

即将爆发的怒气如同被绝对零度冰封的火山,满腔岩浆被单薄的问句生生阻截,恢复出厂设置的大脑迟钝的控制视线想在山田的脸上找到戏谑的痕迹。

形状优美的唇微微抿着,下颌有些紧张的收紧,炫目的浅金色发丝间因工作奔波而消瘦的脸庞上盛满星光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是他过分熟识的认真。

温热的水流砸在手背上,灵魂回归沉重的肉体,他胡乱抹了把脸,不出意料的满手湿润。

真丢脸啊。

可像是没有看到他的窘迫似的,山田继续说着。

“我很喜欢圭人啊,像喜欢槌子蛇那样喜欢。”

他的眼角微微扬起,目光像是透过他看到更远方,白皙的手交叠着,有些委屈的神情让他想起摄影棚里穿白色针织的凉子。

“以前也说过的,和圭人呆在一起的感觉很畅快,是终于掌握新的衔接动作或是终于背下一大段复杂台词那样的畅快。也是可以吃下一大桌甜品而不用担心塑形或一觉醒来发现番茄终于灭绝的快乐。正是羡慕着机器猫的任意门才任性的要来了圭人的GPS,也正是和圭人在一起才能去游乐园只坐旋转杯呆上一天。如果有一天制造出带空调的被子和自动清洁的房子,也比不上见到你的欢悦……”

山田自顾自的说着,像是倾吐一般将情感不加掩饰的表达出来,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幼时滚圆的眼睛弯成一汪月牙,耳环在烛光下闪着硬质的光,然而与平日可称得上冷硬的形象截然相反的,此时的山田身上正源源的汩出少女般的洪流,夹杂着幸福的闪光。

他淡淡笑着,仿佛聚光灯下最完美的王子吐出朝露般的情诗。

 

在山田的喃喃自语中,冈本的眼神逐渐暗淡下来。

他早该知道的。

关于这是一个梦的事实。

说到底,他们只是在舞台上各自吟诵的角色,一旦走下舞台,抹去在台上相互给予对方的临时形象,便不过化为最愚痴的肉团,借着一副骨骼和顽强的心脏勉强运转。

明明近在咫尺,光与影间却隔着天堑。

山田扬起头观察他的神色,认真训练出的表情几乎每一帧都可以入画。

圭人抿抿唇,幻梦又如何。

至少这一刻,他甘愿沉沦。


“山ちゃん…KISS可以吗?”他指着自己的唇——从mabo前辈的经验里学到的招式。

山田低了头,金色的发旋正对着他,脸庞一直红到脖子根,却又逞强的猛地抬起头来和他对视,眼睛里刻着让人着迷的魔法。

他会答应的,至少,在他的梦里。

冈本闭上眼睛。

金木犀的香气钻入鼻腔占据他的心房,属于另一个体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红润的唇瓣上似乎残留着Sassicaia的果香,心脏的鼓动声如同擂鼓。

近在咫尺,山田却没有更进一步。

温热而暧昧的气息迅速撤去,冈本即使面对梦境也紧张到几乎停跳的心脏终于恢复正常。

即使在梦中,山ちゃん也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啊……

睁开双眼,不能确定自己希翼对方怎样的解释,手心中突然被塞入冰凉的物体。

“啊,山ちゃん的酒杯。”

“まあ、从间接接吻开始吧,バカ。”

汗浸的掌心迅速暖热冰冷的杯体,他举杯,小口啜饮着这天神的赐酿。

“我也,最喜欢山ちゃん啦。”

 

 

 

他的声音砸进孤寂的空气。

 


 

揭下眼罩,纯色的天花板一如往常。


笑容也会这么苦涩的吗?

 

 

 

 

 

I cannot tell why this heart languishes insilence.

It is for small needs

it never asks,or knows or remembers

 

 

 

 

 





————————————————

啊,讨厌,果然还是被骗了!

山田一手插进头发里把金色的头毛揉乱,颇为暴躁的把一个枕头锁进衣橱里。

什么“会见到你喜欢的人的”都是营销手段罢了,哼。

他怎么会看上圭人那个小子呢。


想起进入梦境时几乎亲吻的窘境,山田将头发抓的更乱了些,挡住了充血的耳朵。



バカ。


 
评论(3)
热度(20)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