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ta Claus





世上当然有圣诞老人。只是因为一个人做不了他得做的那么多事情,所以上帝把任务分给了我们大家。所以每个人都是圣诞老人。我是。你也是。

                                                                                 ——Truman Capot

                                                                                      



像许多八点档言情小说一样。

苏沫橙和黄少天的First met,是在太阳将要升起,星幕将要褪去的一个普通的冬日黄昏。



黄少天如入无人之境般站在她家的阳台栏杆上,两手插兜,衬衫是大胆的红色,牛仔裤下露出一小段青白的脚踝,白色的编织围巾厚厚的遮住小半边脸,他哼着支没有歌词的小调,声音被围巾遮挡着和着呼吸融成消散在空中的白雾。看向她的眼睛却如同繁星。


当然,这是苏沐橙每每回想起这一幕的后话了。


在疑似飞贼的通缉犯藏到自家窗台这个认知蹦入脑海时苏沫橙毫不犹豫地决定把手中刚泡好的热咖啡泼过去先下手为强,片刻犹豫间,对方飞快转过身来巧妙躲开咖啡的预定轨迹,双手合十眉眼低垂做出好学生认错的姿态,薄薄的嘴唇微张即将吐出道歉的话语。


苏沐橙愣了愣,堪堪收回已作倾斜状的水杯。


“诶诶诶,不要冲动啊这位姑娘。撞到你家阳台上真的是巧合,巧合,把热咖啡收起来,对的就是这样,等能量冷却完我马上就走,真的。“男子抬起头来偷偷瞟了她一眼,眼底闪过惊艳。

苏沐橙皱皱眉,摆手催他离开。

”等一等这位施主,咳咳,虽然连我也不得不承认姑娘你确实长得很漂亮但我突然发现你面色发黑最近必有血光之灾啊,当然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自带善良光环的我是一定会帮你挡下一劫的。别激动别激动,免费的,绝对免费的。我在我们之间已经看到友谊的巨轮了,真的我不骗你我看相可是跟大眼学的绝对有质量保证……balabala……“


………………

一条青筋


两条青筋


苏沫橙一个没忍住。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的。


咖啡以优美的姿势在空中划出一道标准的二次函数图像,当然与x轴的交点自然是黄少天的衣服。


可以,这很宿命论。



在咖啡被泼出去的瞬间,苏沫橙的内心泛起一丝内疚。她甚至有些后悔的反思如此粗暴的对待一个也许并不是小偷的男孩是不是太OOC这个百言堂式的命题。

男孩?当然了,他看上去也就是17、8吧。苏沐橙默默在心里为自己掬了把青春泪。

这仅限于黄少天开口之前。


“诶你怎么这样啊?姑娘看你挺漂亮的怎么人这么暴力呢,当心嫁不出去我告诉你,网上什么野蛮女友都是骗人的……等等你别走啊!有本事锁门你有本事赔我衣服啊姑娘?姑娘!”



苏沫橙毅然决然的锁上阳台的门,然后拿起手机准备call楼下的保安上来抓贼。



不过这年头这么烦的贼倒也少见啊。



难道说其实他是诈骗犯?看这样子难道是故意到处烦到人家动手然后索赔吗,这种骗子就更少见了。不过这样想想倒是可能性比较大啊。

管他什么,先抓起来再说。


苏沐橙嘀咕着,敲打出门卫室的电话。


等等,最大的问题是,



这可是18楼,他是怎么上来的?


还有,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能量冷却“


本着中二是病要治和不能报警毁了小朋友一生的中心思想,苏沫橙不情愿的打开阳台的门。果不其然的看到黄少天(装得)可怜兮兮的眨巴着眼睛,并且识相的闭上了嘴。意外的让苏沫橙想起邻居家一见到她就摇尾巴摇个不停的柯基。


“说吧,你是谁,干什么的,从哪来,到哪去?”苏沫橙简洁明了。

   

  病要治,爬进她家的原因更要讲清楚。


“说了你是不是就能赔我的衣服?”黄少天星星眼。



苏沫橙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给了黄少天一个眼刀。



“……好吧,说出来可别吓着你。我…”黄少天难得的扭捏了下“其实是圣诞老人。”



苏沫橙差点一口盐汽水喷出去。


这样清奇的中二病倒真的是蛮少见……


“小说看多了吧这位小朋友?”苏沫橙也学会了说话不喘气的技能。“果然是什么不能说出口的职业吧,唉一看就不是好人。”



“我真的是圣诞老人!真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你看你看我的麋鹿……哎呦我的衣服是真的不能再穿了姑娘你可一定要赔我……”



黄少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袖珍的麋鹿塑像。

苏沐橙犹豫的伸出手考虑要不要替他量下体温。

她还没开口。就看到黄少天手上的塑像凭空中浮起逐渐变大。最后竟真的变成了一只活生生的麋鹿,颈上还带着红色的槲寄生。



“这回你信了吧。”黄少天说。声音里带着得意。



”哦…哦。诶?!!!那哥哥每个圣诞节半夜偷偷摸摸的把礼物塞到长筒袜里是在干什么…“苏沐橙将手放回自己额头确认发烧的人不是自己,“还有。如果会飞的话,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阳台?”


黄少天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精彩。


一击必杀。苏沐橙为自己击掌。



“我……我这不是第一次出远门太累了睡着了然后摔倒墙上了嘛……”

“那哥哥……”

“呃……你是不是叫苏沐橙。”

苏沐橙轻轻点点头。

”……你哥哥其实就是上任圣诞老人。“黄少天倒吸了口气,”我说为什么不摔高不摔低偏偏摔在你家阳台上,冥冥中自有天意我是真的信了。“

”你是想说我哥哥是个外国妖精?“苏沐橙打量着黄少天略长的金发。

”中国区代理人罢了。全球业务,竭诚服务。“黄少天撩了撩过眉的发丝。”这是我刚染的,是不是很炫?“


呵呵,炫到没朋友。


”……衣服还没赔呢。”黄少天拉住她作势离去的衣摆。


“女装,要穿吗?”


OOC,OOC,刚刚绝对是OOC了吧!恶魔气场肉眼可见了好吗!

黄少天在心底呐喊。


苏沐橙锁上阳台,打开衣橱翻找哥哥留下的旧T恤。

耳边传来男子带着鼻涕吸溜音的抗议,在隔音下模糊的清亮声线嗡嗡嗡——像60分贝的蚊子。

拿出哥哥年轻时期的白衬衫抖开,苏沐橙轻轻微笑。


明天文里的新角色的身份干脆安排成神烦的圣诞老人好了


 
评论(3)
热度(19)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