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rophete 【II】

※银色杀人魔事件前提下的V姐



“不许动!”

体格健硕的男子手持利刃,将自己的隐进狙击枪的死角,被挟持的女性面色苍白处于晕厥的边缘,鲜血从她苍白的脖颈汩汩流下。

司空见惯的晚间八点档剧情,老套掉牙的绑匪和威胁手段,但作为现实世界而言却无法松懈。已遭毒手的三人温热的血液,冰冷的肉体在阴影下陈列,用尽了的枪支斜躺在地上,穷凶极恶的犯人眼中布满血丝,已陷入崩溃的边界。

谈判专家正竭力构出和平的未来假象,而暴躁中的当事人显然如听耳旁风,女性人质的脸色逐渐苍白,罪犯歇斯底里的呼叫,将女性拖至后门。集中的观察中,女性本应纤细的手腕处竟有异物鼓起,工藤皱皱眉,再定睛一看却又了无踪影,迅速的同身边的安室交换眼神,心底浮起大胆的猜测。

愈加失控的凶犯即将进入射击死角,耳机沙沙的电流嘈杂中传来男人不容置疑的命令,工藤稳稳举枪,FBI厚重的防弹衣压在肩上,吐息间夹带着急促,手腕轻抖。

砰——

利刃被巧妙地击飞,犯人眼底怒火更甚,大力掐住女性纤细的脖颈。湛蓝的眼眸泛上不知所措的迷茫,向来稳定的手腕微幅的抖动,他几乎扔掉手中的枪。

伴随着犯人凶兽般的怒吼,两声枪响如同雷鸣。

赤井和安室的目光越过人群高天交接,相视而笑。

鲜血喷洒,腥臭蔓延,女性被突然失力的犯人的重量踉跄的跌坐在地,平凡的脸上是扭曲的痛苦。

尘埃落定。

“已罹难的三人经调查全部与组织有关。”黑色针织帽的男人迈着长腿走来。

调整好心态的工藤闻言陷入沉思。

安室拍拍他的肩膀,对上赤井的目光。“那么,这不过是黑吃黑咯。这样看来,这位小姐……”

“不。她只是在逃亡途中被牵连的普通人。”工藤斟酌着开口。

“放松,放松,看过笔录再下定论。”安室装作不经意的拉住工藤仍在颤抖的手腕。“去吃饭吧?”

工藤望了望身后正作为证据记录的现场,血腥味填满鼻腔。“这种场合…真亏安室君还有食欲。”

“连这都适应不了,还怎么做FBI呀。”

赤井轻轻拦住工藤欲离开的步伐,烟草味弥漫,“别太过火了。”近乎耳语。

工藤在他遮挡出无人可见的阴影中扯出一个自信满满的笑,眼眸熠熠。

 

天色已暗。

在女性的一再坚持下FBI终于在将她送至车库后散入黑暗,女子轻叹口气,高跟鞋的声响清脆而安闲,全然不似在半天前经历过常人难以接受的绑架经历。

突兀的,少年清润的声线阻拦了她欲打开车门的动作。

“打扰了,愿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久良鈴女士今日受到的惊吓抱以诚挚的歉意。”

“没关系的,我们同为日本人嘛。”

工藤缓缓抬起头来,车库的冷光勾勒出他的轮廓。“同胞这种玩笑可并不讨喜,对吧,Miss Chris Vineyard?”嘴角的弧度是任谁都为之心摇的自信。“能解释一下易容出现在现场的原因吗?”

眼睛里绽放出可谓赞赏的光彩,平庸的东方面孔一瞬间散发出耀人的魅力。“应付麻烦的粉丝已经焦头烂额了,还被卷入这样的事件,真是悲惨的一天呐。”

“会渗出血迹的面具倒是蛮少见的,可以将制作者介绍给我吗?”

女人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要忘记,宪法中白纸黑字的条款哦: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视听资料证据,均为无效呀,侦探先生。”狡黠的转移话题不留下可做证据的把柄,女人勾起狐狸似的笑。

“说起来不愧是影后,连声音也可以变换自如呢。”属于更为成熟的男性声线从身后响起,金发的FBI先生从阴影中闪现。

“A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刨根问底可不是绅士行为。”眼角微眯,稍稍摆出戒备的姿态。

“说起来真是讽刺的名字啊,久良鈴(くろう べる)。”像是没有感受到突然紧迫的气氛,工藤随意的开口。

“彩蛋罢了,黑色的Vermouth正是致幻的良方嘛。”

“背后的主犯却装作被威胁的人质,给FBI构成的幻觉吗。”

“アラー,这只是侦探先生没有证据的臆想罢了,可不要随意定性啊。”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没有别的事的话,可以离开了吗。”

“啊。离组织的崩溃大概也不远了。以后见面的时间还多的是呢。”安室把手垫在脑后,懒洋洋的打个哈欠。

“再见了,FBI的先生们。”妖精般的女人滑进驾驶座踩动油门绝尘而去。

工藤望着跑车的远影,紧了紧拳头。

 

 

刻意躲开安室的目光走进卫生间,缓缓展开从挽着的袖口中取出的纸团。

 

Beware of letting everything get to zero.

 

相对于久良鈴的解法来看的话。

 

小心零吗…


…………………………



Judy从办公室出来已是深夜了。早间的绑架案同组织有关已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只困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而无法放到台面上。

重重地叹一口气,抬起眸来看到拐角处属于东方男子的挺拔身躯。

看起来Cool Guy不在嘛,

恶作剧式的放轻了脚步偷偷接近安室背后,意外的看到男人紧皱的眉头。

似乎是在编写Mail呢…给工藤君的吗?

揶揄的凑近妄图窥测屏幕上的文字,坏笑着酝酿明天的办公室粉红八卦。一反常态的,普段机敏异人,腹黑无比的安室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靠近。没有受到意料内的反抗反倒让Judy愣了一愣,视线不由转移向真正的目标。

“AO…”仅仅捕捉到开头两个字母,视线突然一晃,不由退开几步稳住身形时,透已经将手机安然的放进了口袋。

“Judy警官,随意偷窥他人的邮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嘴角挂起安然的笑,语气里刻意用了三分严肃,恰好是被偷窥后的不爽与维系人际关系的豁达相糅合的正确情绪表述。

但Judy没有错过的,是他垂在身侧用力握紧的拳头。










 
评论(1)
热度(57)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