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rophete 【I】

※全员FBI设定

※没有服用APTX4869的新&不知道彼此身份的赤和透

※透无间道系列,世界欠全员一座小金人





已经筋疲力尽了。

 

天色渐暗,云层边际孕育夜的前奏。

FBI的便衣紧跟在身后,汗水在脸上蜿蜒成河流,腿部愈发酸软,眼前一片昏黑。

慌不择路的冲进路边的咖啡店,浓情蜜意被搅乱的情侣纷纷投诸厌恶的目光。

正靠窗边两位东方面孔的男子却似不受影响,连眼神的余裕都不屑分出。

“嘛,糖分比还是太高了”拥有蓝色瞳孔的男孩蹙起眉头。

“苦系的‘しんいち’没资格这样说吧。”

恰空旋律悠长提琴步入高潮,两人的对话在接近实质的沉寂里格外清晰。

嘴角不由抽搐几下,眼睛却捕捉到对面便衣凝重的视线和不经意间疏散的人流。

冷汗从额角滑落。

警车的鸣笛已可耳闻。人群面露疑虑,顾忌着走出店门。

感受到大衣中枪的重量微微安心,弹匣空空的现状却又不得不精打细算。

靠窗的两人同样起身准备离开,年纪略小的男孩在肌肉健硕的外国人的簇拥中更显得骨架纤细。

粗暴的撞开与他同行的男子,集中臂力一把将男子拉至身前作为人质,威慑力显著地黑色枪管正抵住他的太阳穴。

满意的看到哀叫着逃开的民众和FBI脸上堪称震惊的表情。

强扯着男孩退至吧台前以作堡垒,微微跑神的瞬间瞥到男孩被迫高昂的脖颈上毕现的青色血管,细密的黑发带着柠檬的清香……像极了自己早夭的孩子。

箍着男孩手腕的力气松了松,嘴里的恐吓却不停,勉强支撑着持枪的酸痛手腕,呼吸愈发急促,高度集中的求生欲下错过了男孩微妙的举动。

——他眼神微暗,收回了一直插在衣兜中的手。

与男孩同行的黑皮肤男子正拿着喇叭要求交换人质,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旧用词文明礼貌,遣词造句可称得上优秀演讲,若非是涵养极好,便是一点也不担心人质的安危。

呼哧,呼哧,筋疲力尽的声响在耳边响起。

抱以同情的目光看向男孩,被人用枪指着头,一定是不愉快的经历吧。

下意识的开口低语“别害怕,我不会伤到你的。”

男孩平静的投来探询的视线——他连汗都没有出。

瞳孔不由地收缩,在玻璃的反射中看到自己几近窒息的脸。

少年微不可闻的轻笑,手腕微抬。

 

“监狱里见。”

 

陷入黑暗前,我听到他的声音。

 

 




Judy快速指挥警员收网,不敢大意的给已经不省人事的犯人套上镣铐,抬上警车。

少年双手插兜站起,神色是看惯这种事般的平静。

“嘛,工藤君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事故体质啊。”金发黑肤的大型犬摇摇尾巴。

“…既然安室先生这么羡慕我的运势”平静的神情在脸上崩裂,挂上标志性的半月眼,“我倒是不介意分出去一点。”

“你带有枪。”吸烟的男人从警备车后绕出来,墨绿的猫眼斜睨着他。

“打伤连人质的危险性都判别不出的犯人也太没有成就感了。”下意识的做出回答,摆出戒备的神色。

“是吗…?”男人轻笑,不予置评。

“更何况在他撞开我时就已经趁机确认过枪里没有子弹了。”安室露出一个自信满满的笑,眼底情绪看不清楚。“我认为工藤君的做法并没有错哦”

“……不管怎么说,这起连环抢劫案的最后一名嫌犯终于抓捕归案了。”Judy笑着走过来,暂时打破了僵局。“工藤君这次是大功臣呀。”

“即使是放假时间也不忘本职呢。”

“……”并不很想在放年假时听到这种赞扬。

“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Judy老师。”

中规中矩的半弯腰示意,故作不情愿的等了等正与警员打得火热的某人。

安室终于在他作势欲走时回来,把打包好的柠檬派递给工藤。“他只是从犯,也没有造成实质伤害。放心,罪不至死。”语气像在唠家常。

“与我无关。”工藤别过脸,要甩开他似的先前走去,装着柠檬派的塑料袋挂在手腕上晃晃荡荡,安室迈开长腿快步追上,霓虹灯下,两个纤细的身影被无限延长。

“工藤君还是一个善心泛滥的孩子呀。”Judy眯着眼笑。

“也是个我行我素的小鬼。”赤井掐灭了烟。





 
评论(3)
热度(58)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