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光

黑云压境

目之所及满是层叠的雨云——交覆处浸着鸦羽般的浓黑。

雨滴淅淅沥沥,敲打窗棂,却终究太过单薄,纵不出旖旎的泪痕。

风于无垠旷野长啸,俨然天地间最狂野的一列行草,氤湿铺天的黑云,笔力穷尽处云丝疏朗,隐喻万物亘古的孤彷。

在这样的荒野上,正如溯源大荒的悲凉,风与云,是毁天灭地的。

然而脏污的驴皮下总掩藏最夺目的姑娘,极低暗厚重的黑云里藏着极炫目的赤金,如命运暗哂,以最暗淡的土瓮盛放最高贵的魂灵,暗隐去本应流芳的绝代风华。

骨肉缱绻的云与雨不经意透露出鲜与人知的天光。吉光片羽间闪烁着日光万年前的锋芒。

天色稍霁,暗云被流风推向另侧。阳光毫不懈怠的占据力之所及的空间,透明的光安静肃穆带着神谕般的庄严。虽是黄昏,却现出极成熟极鼎盛极热烈的壮丽,丝毫不露将颓的疲惫。想来太阳连毁灭也是最明烈的辉煌。

目之所及不过天与地,一如震旦伊始——地界冥冥显出第一抹天光,从此混沌分明,阴阳相隔。



领了这杯瓜葛,秋风春雨从此皆两不相干。

纵复有相思谁堪说?



——
感情这件事 太难了

情深不寿 果然是大真理,大悲恸。

 
评论
热度(2)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