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细雨。

听说稍北些的城市已经初雪。

虽在市区,却不闻繁管急弦。窗外是夜色里隐隐红墙,比我年长多岁的国槐仍绿着,枝桠上举,影影绰绰,像是满树飞鸟。

想到胡歌。

最近还蛮关注他,多多少少也补了些访谈。

最爱「候台」的那期顺流逆流。

「我们都是被时代捧到这个位置的。」

这个人确实看的通透。看的成熟。

梦想,追求,坚守。

令人艳羡的背后是令人咋舌的压力。

他在别人眼中那么光鲜那么辉煌,背负曙光。

可爱他的人却都觉得他寂寞。


艺术是什么?

是红酒,是音乐,是舞蹈,是书法。

是酒入愁肠,是余音绕梁,是江海清光,是笔走游龙。

可说到底个人自有个人的视角。

那么,

追求艺术,到底是在追求什么呢?

美,激情,感动,心灵的舞蹈。

说到底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所谓文艺青年,不过是太寂寞,太空虚,太无事可做。

每个人都在寻求认同。来自社会的,来自人际的,来自自我的。

大多数人的认同感都追求的太空泛,向外探求的太多。

少有的,

胡歌正是个寻求自我认同的人。

也许这正是他魅力所在吧。

他太通透,太疲惫,太孤独。

只能盼望那个能温暖他的人早些,快些出现。




夜色如幕。

无缘无故的发了一通感慨。

人生如流水,很多事多年后忆起也不过刹那。

也许曾经那样喜欢过的人,

终变成回忆里一张微笑的相片,落满尘灰。

 
评论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