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琰苏」静雪

*私设如山


月色如银。

冬日里难得的晴夜。

有人从乌云般暗重的屋檐上轻轻跃进院内,一袭黑衣融入浓夜。

如雪落无痕。

院内只有主房灯火尚明,透过薄纱映出流动的光影。

那人闪身入门,仍不免卷了些寒气入室。

半倚在暖榻上强支着确认行军路线的书生气男子不由轻咳了几声,

他没有不抬眼去看来人。

但也没有拿起正在身侧的那架名绝天下,一发致命的弩机。

只是放下册卷轻笑着让自己坐起身来。

「殿下深夜如此来访,可有急事?」

「飞流呢?」

「他知道是您。」

梅长苏浅笑着。烛影下神色更加晦暗不明,像是某个面目模糊的魂灵。

萧景琰毫不拘束的在他对面坐下,将火盆移的离梅长苏更近些。

「你要走了。」

语意铿锵。

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陈述句。

「明日朝堂之上才是真正拜别,何必如今相见?」

「我只是想最后见一见梅长苏。」

「…蔺晨告诉你了。」

「是。」

梅长苏蜷在袖中的五指不着声色地握紧。

烛光在淡淡的呼吸声中摇曳,更显得他苍白如纸。

末几,就在萧景琰几乎绝望之时,他终于缓缓开口。

「要见到林殊了,不开心吗?」

「梅长苏于我亦是挚友。」

萧景琰薄唇抿成一线,面色如钢。

似乎此言已是他表露出的极限。

梅长苏望着他怔忪半刻,终于叹一口气,探过腰,去拉靖王的手。

那双饱经风沙战事的手粗砺如砂岩。

被火映的温度偏高,却是正适合他的温度。

「我想给林殊一个结局。」

「我知道。」

「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北燕的战力和特点。」

「我知道。」

「那你还来做什么呢?」

这或许是十二年来梅长苏疑问最多的一天。

或许是真的不懂,更或许是想掩盖某种汹涌暗潮。

靖王不着痕迹地反攥住那只火炉映照下仍寒如玄冰的手。

「只是来见见你。」

梅长苏别过脸去,试图将太过明显的情绪融弥在光影中。

「我知道的。」




此夜幽静

窗外静雪纷纷。

————————————————

with(///ˊㅿˋ///)

 
评论(5)
热度(41)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