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一下,算是片段存档吧

 

 說起來很早就看過伊阪幸太郎老師的書,機緣巧合又補了雅人叔主演的《金色夢鄉》,知道某人出演蟬這個角色時更是激動萬分跑去早早補完了《蚱蜢》,看完後自然是感慨萬千,然而限於筆力不足,便遲遲未能成文。

 

 

對伊阪系列的印象大概是流暢完成度較高的劇情,深入淺出的說理,電影式的敘述風格以及作者對人性一針見血的剖析。很有意思的是書中的主角給我的印象都是倉皇的背影,他們善良柔軟,個性平和,是最接近讀者的一種人,卻總是被現實的洪浪擊破平靜的生活,被追打逼迫到危機的浪尖,如同讀者自身身處沼池逆流而行一般,便不免令人在其危急時如身臨其境倒吸一口涼氣。而配角卻形色各異,滿是人間百相,便爲書增色不少。其中各角色間世界觀的交融和衝突也是系列的一大亮點。

 

正如《蚱蜢》中的鈴木正是具有伊阪風格的普通人,而鯨便擁有如他名般的海洋生物的沉鬱和淡漠,至於蟬,他便是昆蟲般渴望自由且堅信弱肉強食的代名。 

 

 

一、生的认识

 

 

平心而論,蟬所堅信的生命觀是完全脫離甚至顛覆主流價值觀的。這一點從他與岩西初次關於“滅口”的談論中便略知分曉。

 

“「啥?」蟬覺得這話太令人費解,納悶起來。

 

「為什麼不能殺小孩?小孩總有一天也會變大人唉?那要到幾歲才可以殺?不想殺貓殺狗還可以理解,人管他什麼年齡性別,不都是人嗎?」”

 

其言其行無一不不通人情到令人生厭,然而他又那麼肯定那麼自然的說出這番話,這時的他不似人類,到真像是一隻脫離人類社會的蟬,收斂雙翅掛在樹上言辭鑿鑿地發表屬於昆蟲世界的冷血論調。

 

他的冷血卻並不類似所謂的黑道或是暴走族對生命充滿輕視,蟬對生命的態度可謂是充滿欣賞與敬畏的,但同時他也對親手奪去他人生存權利——他的謀生手段,毫無芥蒂,就像昆蟲敬畏未知和自然的同時也可隨時以同族填飽肚子般的處事方法。

 

“蟬沉默地俯視容器,看見氣泡一個個浮上水面。是蛤蜊在呼吸,牠們無聲地張開殼,吸氣,吐氣。蟬專注地看著,蛤蜊還活著,真好。

    

望著蛤蜊吐沙的這一刻,是蟬最感到幸福的時刻,他不曉得別人怎麼樣,但是再也沒有比望著蛤蜊呼吸更令他感到平靜的時候了。

    

人也是——蟬偶爾會這麼想。他覺得,如果人也像蛤蜊,呼吸的時候能看見氣泡或煙霧,是不是就更有活著的真實感?若是看見往來的人們嘴裡吐著氣泡呼吸,也許就比較不容易對他人暴力相向?絕對會的。——雖然我還是會吃掉這些蛤蜊。

    

接著好一陣子,蟬就這樣對著蛤蜊悠閒而寧靜的生命證明看得入迷。殺掉它們吃掉,這件事對蟬很重要。殺掉,吃掉,活下去,若是每個人都自覺到這種理所當然的事就好了。蟬情不自禁地這麼想。”

 

事實上,這種昆蟲般的認識論某種程度上正是人類學家向我們展示的真正近乎自然狀態的原始社會下不受法律與道德約束的自然規則,聚集在一起的人爲了求生,不論年齡也好,性別也罷,都可作爲帶着血腥氣息的食糧。而會爲之作嘔的我們是因爲處於已經“文明化”的社會大環境中,而這種殺弒同族的行爲無疑是違反“文明化”的道德的。

 

 

二、死的美學

 

《蚱蜢》最大的寫作特點也許是直面死亡的華美。

 

其中的車禍和死亡都毫不諱言,卻不讓人感受到血腥或恐怖,更多的是一種如同小提琴般一氣呵成的美感。其中蟬善用刀子的敏捷身姿自然更直觀的給人簡明利落的體驗。

 

“婦人大叫的瞬間,蟬的手動了,右手的刀子向前刺出。蟬仿彿自身化作刀刃一般,集中神經,確認手中的觸感。

 

刀尖刺上婦人腹部,肚臍右上方,一施加力道,可以感覺刀子刺破表皮與皮下組織。蟬在腦裡描繪著人體搆造,兩相比對似地繼續移動刀子。

 

切過腹橫肌,割開無數的毛細管與神經,割開肌肉,刺出空洞。到達肝髒的時候,他停頓了一秒左右。

 

婦人淌著口水,呻吟著。

 

蟬準備拔出刀子。刀鋒抽離的部位,一定會開始湧出鮮血吧,蟬想象著在對方體內氾濫的血液。

 

拔出刀子時,他轉動手腕粗暴拔出。

 

間不容發地,他接著刺向婦人的胸部,朝著隆起的左邊乳房下數公分處,猛力刺下。

 

刀刃通過脂肪,穿過肋骨間的縫隙,繼續往內部挺進,刺入心肌。蟬想象著刀子的路徑。

 

婦人睜大了眼睛,瓦斯喷髮似地從口中「咻」地吐出氣來。

 

蟬再次抽出刀子。血色從婦人臉上褪去,她臀部著地嚮後倒去。

 

蟬註視著婦人持續了一陣子的痙攣,以及血液從傷口流出來的景象。他小心移動,避免踏到血泊,接著就像觀察壓扁的蟲子一般蹲了下來。確認婦人手腕已經沒有脈搏後,他拖過帶來的運動背包,更換衣物,當場扔掉霑了血蹟的衣服。”

  

在這裏不摻雜其奪去生命的殘暴本質,只談其手法。不到500字的動作描寫,乾淨利落,透着精準的力度和美感,如同盛大華美的交響樂章,刀刺入婦人軀體的瞬間便是樂音最高潮,蟬收回刀子的瞬間擺出的圓弧便是一個完美的滑音,最終響便是婦人臨終的一聲長吁。

 

殘忍而華麗,這也是蟬的死亡美學。

 

 

 

 

 

 

翻旧文档找到这一篇…后面还有四点迟迟搁置。

 

再不搞定蚱蜢的试映就要来啦……

 

拖延症晚期…无药可解

 

 
评论
热度(11)
  1. 独活裂帛。 转载了此文字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