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在脑中想谅平与病魔对抗的一年。

画面清晰,一如仍在眼前。

从头至尾,谅平给我的印象都是似乎都是笑着的。

执意随着父母了解自己的病情后,他轻笑着说「怪不得我是个ばか呐」

尽管挂着吊瓶,他却毫不在意似的勾起志在必得的笑「等做完手术我就回去」

手术前他的十七岁生日,一家人终于团聚,他笑着看着母亲切蛋糕的背影,眼睛里像是有星星长明。

摘除肿瘤后的复健过程中,迎来了证平的生日,饱受病痛摧折的一家似乎迎来了春天。他们分着蛋糕,品尝着活在当下的甜腻和喜悦。他还在笑,笑得那么温暖柔和,好像曾发病抽搐的那段时光从未存在,他还是那个在训练时投入十二分精力的副队长,有无限美好人生。

一切似乎都在变好,得知可以获得出院许可时,他在母亲拍摄视频里笑得那么灿烂,有力举起的苍白小树杈透着可爱「Yeah~」

来年四月的毕业祭,病情急转直下的谅平却只能缠绵病榻,同学们却自发为他在病房里办了一场小小的毕业典礼。他们轻轻合唱「想い出がいっぱい」时,他嘴唇有些发干,脸颊瘦到凹陷,虽然轻轻的笑着,却让人看了心里难过。

最后的最后,他穿着橙红的球衣,脸色鲜亮,像是一场梦。他用力把足球踢上天空,仿佛他永远年轻。

然而每一次堪称动人的笑容背后都是隐忍的的病痛与苦楚。

人前他是富有责任心和干劲的足球副队长,是不需妈妈分心也能照顾好自己的儿子,是给予他人信心和动力的热源。

可靠,能干,独立。

这样的称赞别人说的太多。

可他其实只是个会害怕,会不甘,会感到痛苦的普通少年,没什么特别,也没什么不可替代。

但他的强大,在于他的温柔。

明明像哥哥一样喜欢妈妈的陪伴,却咽下寂寞,把妈妈的精力让给更需要关注的弟弟。

明明一直在承受苦痛的人是自己,却总会首先顾及到他人的情绪,忙不迭的掩饰过去。

明明自知拥有未来的可能性如鹅羽般渺茫,却从不道明,仿佛心理暗示一般说着「没事的。」

次男真的是最会读空气的孩子。

写着写着就想到山田凉介,谅平这个角色真的和他重叠度太高。

不过他还在日本的某个地方一生悬命的努力着。

还拥有无限未来。

加油吧,少年。



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想到哪里写那里,

一句话总结,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大哭。

 
评论(1)
热度(10)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