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

やまゆと「喫茶店」

 

 

 

没有工作的日子,山田凉介总是会选择去开拓城市中风格各异的咖啡店,这种举动对他来说无异于一次悠闲的旅行,进度自由自身调控,无拘无束地走走停停,看到喜爱的风景就停下来小坐,景色看腻了,便站起来继续上路。随性又自我。

 

 

 

高速发展的城市如同不知餍足的元兴寺,无时不吞噬着略显过时的店坊,在时间的揉捏下面目全非。每次他得空出行,总会看到一些更加光鲜的新店铺取代旧时的老店,门前精美的装饰在日影里反射出灼人的光。

 

 

就像是旧时代必将被新生者取代,无可奈何又理所应当。

 

 

街道两侧新移植了些龙柏的幼苗,虽然身量不足,却倔强的透着苍绿色,在初春清风的纤维中轻轻摆动。他在涉谷的街边漫步,试图对刚刚开业的咖啡店一探究竟,袖口便也有意无意地沾染了春风微凉的气息,引得路人微微侧目。 

 

 

「Belle…?」

 

 

与别出心裁的法语店名相契合的欧式铁艺装潢优雅而独特,明亮通透的落地窗则更显一份大气。新古典主义的建筑风格平和而富有内涵的气韵,兼容华贵典雅与时尚现代——典型的后工业时代美学。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山田推开店门,踏着风铃清脆的音色步进店来。

 

 

 

正是工作日,店内却还是有半数的上座率,山田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便立刻有侍应生迎过来,俯下身轻轻问他需要什么,刻意压低的少年音听的人心一动。

 

 

「一杯可乐」

 

 

山田是咖啡敏感体质,一杯咖啡下去夜里便总是失眠,刚刚完成了一个案子,他可不想在正应补眠的休息日过分透支自己的精力。

 

 

 

侍应生明显受到了冲击,有些迟疑的重复了他的请求。

 

 

 

「……一杯可乐是吗?」

 

 

 

「嗯。」

 

 

 

山田有些不耐地抬眼去看对方,向来颜控的他心底爆发出小小的惊叹,异常高的上座率也就有了解释。眼前的侍应生身材高瘦,略长的脸型上恰到好处的分布着五官,眼睫纤长,眼角的泪痣简直是会心一击。

 

 

 

怪不得在座的大部分客人都是女性呢…

 

 

 

侍应生显然习惯了客人注视的目光,微微一笑拿着餐单离去。不用看山田也能感受到女性客人偷瞄的灼人视线随着那个身影渐趋远去。

 

 

 

真是…长的帅了不起啊……

 

山田扁扁嘴,把视线投向窗外。

 

 

 

 

 

后来有事无事山田也总会来这里坐一坐,无微不至的服务和优雅精致的装潢使得这家店顺利晋升成他除家以外第二个能放松自己的场所。当然向来不够坦率的他不会承认的是,他常来这家店占很大比率的原因是那位颜值稳定的侍应生。

 

 

 

 

他坐在这家店的窗边啜饮着可乐想,只要这家店不歇业,也许他的咖啡店巡游计划就要从此中断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不知道的是在不远的将来,他再也没有来过这家名叫「美」 的咖啡店。

 

 

 

 

那是他最后一次来这家咖啡店。

 

 

那是日光还尚未发红的傍晚,天色灰蓝,仿佛浆洗褪色的牛仔裤,破漏的现出灰色的云来,后工业时期的余埃仿佛仍未散去,太阳早已被擎天的高楼遮去踪迹,无以得见日薄西山之景。山田像第一次走进这家店一样在靠窗的位置坐下,还没点单就有一杯果汁和甜品送到桌前。

 

 

说来也奇怪,店里还有三个聘用的侍应生,可接待他的却永远只有一开始那个瘦瘦高高的男侍应生。今天他在统一配发的围裾里穿了件正式的白色衬衫,领口扣得一丝不苟,袖口卷至手肘,露出一节充满少年气息的小臂。

 

山田看看周围纷纷补妆自拍矫姿作态的女性,不由轻笑起来,落在旁人眼中则多了份娇俏的意味。

 

也许是经常光顾的缘故,再后来他每次来店里,那名侍应生不待他点单就会主动送上可乐或是果汁,附赠一份从不重样的甜品,结帐时却只收饮品的钱。山田也曾追问过缘由,他却只推说是店长特供的常客特赠。

可如果山田留心去看点单表上的价位就会发现,附赠的甜品比可乐果汁的价格可是要高出许多,所谓的「店长特供」无疑属于商业白痴才能做出的行为。

 

 

时间一长,那个他一次也没有见过的店长早就摸透了他的饮食习惯,以草莓为主料做了层出不穷的甜品供他品尝。

 

今天的甜点是「草莓慕斯」

 

碍于稍显灰暗的天色店内早早开了壁灯。草莓柔而暖的淡粉色在灯光下更加轻和,刚从冷藏室取出的慕斯还泛着半推半拒的冷气,双倍打糖的蛋白糊加芝士拌匀用来打底,还未入口便觉得香气满盈。

 

他满意地颔首,拿起叉子,准备大快朵颐,眼睛一扫却突然发现在灯光的照耀下慕斯蛋糕的装饰物闪着金属般的硬朗光泽,他用叉子小心翼翼地挑出那个圆环状的金属物——一枚戒指。

 

 

 

甜点是店长特供,那就是店长在做裱花是不小心把戒指掉进来了?那店长一定很焦急地在找吧…

 

 

想及此处,山田便轻轻拉住正从他身边经过的中岛的衣服,用叉子挑起戒指让他看清楚,特意加重了口气好维持他不可贴近的形象。

 

 

 

「这是怎么回事?」

 

 

 

「…嘛,店长特供。」

 

 

 

「……可以叫你们店长过来一下吗?」

 

 

 

思想还没有转过弯来的山田脸上真切的写满了疑惑,暖光的灯光柔和了他脸部的线条,他的眼睛在灯下闪着光,像是隔过楼宇截来了天穹中的明星。浓密的眼睫弯成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不解的神色像极了好欺负的乳猫。

 

 

中岛看着他眯了眯眼,轻轻笑着说

 

 

 

「我就是」

 

 

 

「………………哈?」

 

 

 

「这枚戒指你戴上一定很美。」

 

 

 

 

 

 

 

 

 

 

 

 

 

——————————

 

所以某人不再去咖啡店的原因是中岛店长先生会每天在家做给他甜点啦~

 

 
评论(7)
热度(38)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