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

圭凉吃吗?

*我是冷cp小战士。


— 山ちゃん…手电筒没电了…


—…出门准备时没有充满吗?我明明检查了啊。


山田不自主的向圭人的身侧缩了缩。

山中的夜是着墨深厚的写意画,视野所及都被由轮廓分明的山脊线分开的暗色大地和蔚紫天空占据。

即便处于山坡的空阔处头顶便是无垠星空,他怕黑的顽症却仍不依不挠的干扰他敏感的神经,幼时在神奈川乡下听来的志怪故事都一齐泛上心头。


— 山ちゃん别怕,有我在呢。

圭人轻车熟路的搭上他的手,似乎想要传给他力量。山田顽固的男子沙文主义又冒上尖来,好逞强的脾气暂时压住对黑暗的恐惧。


—不用你管…放开我的手,圭人笨蛋。


行动总是比言语更先一步。他毫不留情的拍开圭人的手,自己抱膝背对圭人而坐。

圭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伸出手去抓他,自己也转过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独自面对的黑暗似乎更为可怕,妖怪图鉴里各异作恶的妖怪形象接连在他眼前闪过。他顿了顿,尝试让自己缩的更紧一些。

算了……想要尝试着跟圭人野营的自己,也是笨蛋。

山田把头埋起来,有点懊恼的想。


— 是在讨厌我吗…… 山ちゃん?


圭人突然对他发问,声音里带点委屈。像是交不到朋友的小男孩。


—不是讨厌,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也可以的…我早就不害怕了。


山田的声音愈来愈小,信誓旦旦的言语似乎也急缺可信度。


—可是我害怕只错开一个眼神山ちゃん就被山里的妖怪抓走啊。


山田偷眼去看他,只见圭人也正扭过身来瞧他,神情肃穆,似乎平时那个他怎么安利都对妖怪提不起兴趣的唯物主义者不是本人一样。


—放心放心。即使被抓走,我也清楚的记得每个妖怪的弱点啊。

山田也起了戏谑之心,也许这样就能忘掉无边黑夜正笼罩着此地此景吧。


—就算如此,如果你不在身边…我会害怕的。我会一直保护好你的。山ちゃん也试着依赖我吧。


—不好。才不会依赖你呢,连手电的电都充不满的笨蛋!


—诶?!


—不过,天太黑了,我找不到方向,借你的手用一下…这可不是依赖啊。


山田转过身去轻轻拉他的衣袖,圭人如获至宝般紧紧反握回去。圭人眼中山田的眼睛即使在无月的夜中也依旧璀璨,像是藏着一整个星空。


—是是。


那是他冈本圭人一生见过最美的星空。



 
评论(5)
热度(24)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