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抉择」

*现代社会人类设定。

*角色不属于我

*「神说,给你一把枪,杀掉另一人。否则,五分钟后,世界迎来终结。」

粘稠的黑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天空的弧度淤积,在明蓝色的底幕上氤出藕荷色和暗蓝色的韵律,黑暗的城镇在地平线上堆簇,霓虹般的灯光交织成密密的光幕,将荒郊与城镇分明的割开。

云在天空堆积,无月的夜,总是暗的更彻底些。

稀疏有异的云层中漏出几点瘦小的星光。埃尔隆德借着微光看到身侧好友年轻而飞扬的眸色。

在阳光下翠色诱人的瞳孔此刻却积郁着负面的暗影。

「他在犹豫。」埃尔隆德想。

而这双眼睛的主人在感知到他目光同一时刻,毫无羞赧的回看进埃尔隆德的眼睛,因动作而带动的浅金色发丝在耳边轻摇,令他想起春日枝头轻颤的叶片。

风未完成的动荡把云聚起,然后又吹散至天空各个角落。

他们就这样安静地对望了片刻。云在这个空隙偷偷变了形状,将星光笼进灰紫色的大氅。

「埃尔隆德」

「瑟兰……」

他们同时突兀的开口,又同时隐去口中的音节。

没有太多时间可去用沉默消磨,瑟兰迪尔抢在斟酌词句的埃尔隆德前开了口。

「埃尔隆德…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有何德何能去背负世界的存亡?也许它只是一个无妄的谎言…上帝如果真的这么无稽,多少牧师信徒的信仰都要幻灭啊!」

他语速渐快,以至于这话语所表现的洒脱与释然都变成空中悠悠荡荡愈飘愈高的泡沫,令人可一眼看出它的中空。

「瑟兰迪尔,」意识到好友隐晦的安慰的埃尔隆德嘴角勾起笑意,他同样罕见而正式的整理自己的言语,让它们听起来更可靠一些。「…这并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 」

「赌一把吗?看一看…世界毁灭会是什么样子。」

瑟兰迪尔不屑地挑挑嘴角,世间险难不在他的心上。爱人者必先蔑视其所爱,他是这句话如一的信奉者。

「“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

埃尔隆德抬头看向云影外的一片星空。

————————————————————

呼吸声模模糊糊在风中传递,两个人都固执且突兀的停止了交流。瑟兰迪尔摩挲着质地冰冷的枪具,铂金色的长发垂在他耳侧。 两人并肩而坐,膝盖相抵。观点相悖的理智却让他们的头颅转向相反的两方。

时间从他们被晚风吹鼓的外衣边缘滑过。像是履冰而行的芭蕾舞鞋,小心翼翼的挪着优雅的步子。

「…还有30秒钟,瑟兰。 」

这过于亲密的昵称,让金发男子小幅度的挑了挑他颇有男子气概的眉毛。语气轻蔑,

「现在只剩27秒了,埃尔隆德…」

他看着手中表带有些宽的腕表。嘴角勾起一个半分释然的的微笑。凝翠的瞳孔被微光映亮。神经过度紧张而嫣红的嘴唇让埃尔隆德想到近海处冰凉圆润的红珊瑚。

他挺起上身把金发好友锢在臂弯的限制中。不带一丝犹豫的碰上对方微凉的唇。过于突然的动作中,不知谁的牙齿撞破了谁的嘴唇,两个人同时尝到发涩的铁锈味,有血丝从瑟兰迪尔的嘴角渗出。 他们没有加深这个吻。两个人鼻梁相抵,呼吸相交。 一切的言语都湮灭在尘埃之中。他们在破碎的星空下亲吻彼此。

瑟兰迪尔狠狠瞪着黑发的医者,眼底几乎冒出实质性的怒火,但他没有挣扎。

埃尔隆德抽出一只手握住对方持枪的手腕,另一只手扣住好友光滑的下颌,使两人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他们唇齿相交,互不肯退让的两方以口腔为战场攻城掠地。 瑟兰迪尔过于纤长的眼睫几乎扫到埃尔隆德的脸颊。

还有五秒钟。

*请组织放心,我已习得片段灭文法……

*手机码字写得心烦意乱的,夏天来了啊。

ET
 
评论
热度(7)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