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ür eine Nacht

※KUSO向

※官方小说害人匪浅。

※短诗是拜伦+艾略特


Roy Mustang,现年三十,时任“X司风流王子排行榜”首席(自封的),正施施然迈开长腿跨过便利店的玻璃大门,神态自若,气质从容,仿佛手腕悠悠晃晃挂着的不是塑料包装猪肉三明治,而是coach复古手包。


他以绝美之姿走来, 犹如夜晚, 

眼底交织最精妙的光明与黑暗。

恰如那残忍的四月,

荒地,微雨,丁香。

啊,

月亮,他为什么是月亮,

在我的心上凄迷的闪亮。


——————BY柜台脸红心跳的服务生


Roy老神在在的侧过头,隔着落地窗正对上...

他坐起身来,喉头呛的发痛。

特制的房间狭小逼仄,重机枪也难以轰开的大门紧闭,仅有面向后殿的一方开着窗子。
——忘了拉上遮光布吗…

月光未免有些太刺眼了,他睁开眼,放弃让意识沉入睡梦的努力。

黑郁金香似的头盔含着假面的暗语,月光下冷的发烫。
伸出手轻触那金属光泽,翠色的眼眸像凝结的霜。

张扬的皇权之剑正于铁柜中沉睡,绿宝石却似细密藤蔓,令他手脚僵硬,几近窒息。
冰冷的无机物暖不热血液,指尖冰凉。

我将杀了他。
指腹勾勒面具轮廓,仿佛描摹其原主年轻的面庞。

我该杀了他……
他眼前浮现出尤菲苍白失神而依旧美丽的紫眸,鲜血染红她的华装。

我该杀了他。
黑色的鸦群在血海上盘旋。

我该杀了他!
命运的号...

Mädchen【Ⅱ】

虽然是学校乐队,但tagaki美名其曰增长临场经验实际是给自家酒吧拉客的冠冕堂皇加之中岛的强S表态,圭人又一次挂着面条泪出场。

开地下LIVE ,Symphonic Metal,哥特风妆容,和学校乐队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好吗!

怒吼体归怒吼体,留学自英国的温和个性却让他怎么也无法强硬拒绝,抱着赶鸭子上架心态拿起吉他才发现侧箱上不知被谁贴了蓝色的亮片,几乎失态的抬起眼寻找罪魁祸首,却又在凉子扬起下巴挑眉的视线下默默低下头来。

……呜,这就是上黑船的下场吗。


狭小的后台被各种设备数据线堆满,场外人声鼎沸,预想着演奏时台下品评的眼光,本就没有多少经验的他底气更是不足,慌忙擦...

飛び回る凧

他喜欢风筝。

当然,与其说是喜欢风筝这一具体的物象,不如说是喜欢那种牵着线逆风奔跑的快感。

强劲的风鼓起那娇美的羽翼,亦步亦趋。

仅凭那肉眼难以捕捉的细线,那样庞大美丽的事物就再无法逃向远方。


天蓝如洗。早春的风在压强变动下鼓噪着,混着初融的寒气。


山田在树下抱腿坐着,小小的白色身影缩成一团,黑发素直的垂下来。

中岛拉着风筝迎着风狂奔,精心挑选的绿色蜻蜓哆嗦着发出裂帛般的声响,像只张牙舞爪的蜈蚣。他眯眼,露牙,笑着把风全吸进胸腔。

偌大的草坪上只有两个身影,无垠的天空中青色的蜻蜓扭曲的舞动,时间像古旧的法国文艺片...

Mädchen

凉子注意。


性转雷。


“山田凉子”

刚刚从英国转学回日,仗着留学背景还没有享受完校内女生夹杂着Kya——的指指点点就被中岛拉做了苦力,圭人趴在桌上感叹损友不可交,这个名字突然跳入了他的脑海。

唔……还真是足够普通的名字。

足以用来作教科书标准指代,大概全日本随随便便可以拉出几千名那样的普通。

“…你去见她了?”同排的女生隔着过道看过来,眉毛挑进刘海里。

说出声来了吗…

“裕翔拉我进学校乐社,听说她是主唱。”圭人索性也侧过身子,“难道是新人必须报备的超级大姐大?”

“嘛……”女生没有否认。“就是这种性质。”

“啊!说到山田,据说她又换了新男友啊。”前排的女...

Unerwiderte liebe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each other



他做过一个梦



夜色如水。

刻意没有拉上常用的遮光布,入夜东京的点点霓虹繁华落入窗中。用并不宽阔的几案模拟简洁的吧台,烛光熠熠,细小的火焰跃动,勾勒出高脚杯流线的光泽,赤霞珠猩红的精酿在波影间流光荡漾。

虽早已正式跨过饮酒的年龄限制,两人触碰...

Santa Claus

世上当然有圣诞老人。只是因为一个人做不了他得做的那么多事情,所以上帝把任务分给了我们大家。所以每个人都是圣诞老人。我是。你也是。...


Le Prophete 【II】

※银色杀人魔事件前提下的V姐


“不许动!”

体格健硕的男子手持利刃,将自己的隐进狙击枪的死角,被挟持的女性面色苍白处于晕厥的边缘,鲜血从她苍白的脖颈汩汩流下。

司空见惯的晚间八点档剧情,老套掉牙的绑匪和威胁手段,但作为现实世界而言却无法松懈。已遭毒手的三人温热的血液,冰冷的肉体在阴影下陈列,用尽了的枪支斜躺在地上,穷凶极恶的犯人眼中布满血丝,已陷入崩溃的边界。

谈判专家正竭力构出和平的未来假象,而暴躁中的当事人显然如听耳旁风,女性人质的脸色逐渐苍白,罪犯歇斯底里的呼叫,将女性拖至后门。集中的观察中,女性本应纤细的手腕处竟有异物鼓起,工藤皱皱眉,再定睛一看却又了无踪影,迅速的同身...

Le Prophete 【I】

※全员FBI设定

※没有服用APTX4869的新&不知道彼此身份的赤和透

※透无间道系列,世界欠全员一座小金人


已经筋疲力尽了。


天色渐暗,云层边际孕育夜的前奏。

FBI的便衣紧跟在身后,汗水在脸上蜿蜒成河流,腿部愈发酸软,眼前一片昏黑。

慌不择路的冲进路边的咖啡店,浓情蜜意被搅乱的情侣纷纷投诸厌恶的目光。

正靠窗边两位东方面孔的男子却似不受影响,连眼神的余裕都不屑分出。

“嘛,糖分比还是太高了”拥有蓝色瞳孔的男孩蹙起眉头。

“苦系的‘しんいち’没资格这样说吧。”

恰空旋律悠长提琴步入高潮,两人的对话在接近实质的沉寂里格外清晰。

嘴...

 
© 裂帛。 | Powered by LOFTER